破特厨,伏哈伏,玩儿娃娃,偶尔挖坑

[Tom Riddle/Harry Potter]蛋糕蛋糕,love you yeah(上)

想想看还是放这篇上来了


文案:住在下水道地下室的情报贩子汤姆里德尔在非常倒霉的一天里非常倒霉地发现住所里多了个非常倒霉的闯入者——从「研究所」里逃跑出来的「魔法使」哈利。

警告:

1.这是作者努力写甜文系列。

2.AU,本文借用日本漫画家冈本伦的作品《极黑的布伦希尔特》内的设定,在魔法使等级上借用其单行本内的设定。


CP: TRHP不逆

等级: PG

弃权声明:我从未拥有《Harry Potter》与《极黑的布伦希尔特》故事背景及《Harry Potter》的人物属于罗琳及公司s。

 

 

1、

汤姆里德尔实在是非常倒霉。

“诅咒这诅咒般的厄运”。

他瞪着自己手上的枪。

他所拥有的,最后的,唯一的,珍贵的武器。

他最后的手枪。

曾经那给敌人带来死亡威胁的泛着冷光泽的笔直枪身。

——现在变得弯弯曲曲的。

嗯,对。

就像是投入了噩梦中的暴风雨里一样。

简直是神之怒才能带来的惊涛巨浪。

并且是仅在一瞬之间形成的灾难。

而灾难的引发者正一手护着后颈一手护着头。

浑身发抖,蹲在地上。

 

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地下室吊灯铺陈了昏黄,光线没能侵占的地方便是影子们的领地。

这里狭窄,潮湿,阴冷。

这里是汤姆里德尔现在的居所。

眼前人也许不仅是因为害怕而发抖,Tom冷眼看着穿着单薄的侵入者,呼出一口气,结雾。

呼吸成为了讯号,那人微微抬头瞄了眼汤姆,翡翠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疑惧和犹豫,于此同时汤姆用枪托狠狠地向那人头上砸去。

【砰——】

“什……”

Tom感到后脑处传来一阵剧痛。

而在他两眼一抹黑晕过去之前甚至还来不及咒骂一句。

 

“诅咒这诅咒般的厄运”。

 

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如果要完完整整,详详细细地去叙述的话就得从28年前那被遗弃到孤儿院门前的婴孩身上所发生的事情说起。

但是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去完完整整,详详细细地去叙述的故事。

这只是个普通寻常,随处可见的,严格意义上并没有牵扯到过多人的,本质上只是关于「两个人」的,故事。

所以就让我们长话短说吧。

28年前婴孩被赋予一个名字。

那是由难产而逝的母亲用抛弃她们母子的父亲的名字来取下的名字。

「Tom•Riddle」

以最为憎恶却又是唯一拥有的事物开始。

他匍匐,挣扎,崛起,斗争,然后、落败。

仅28年,从零、至今。

沉醉于权力且渴望着辉煌。

接近过高峰又碾落到泥尘。

以过于年轻的龄岁用过于短暂的时间。

走到了「那样」的境界。

这样一看,似乎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28年后青年周旋在险恶的现实舞台后。

仅剩下最为憎恶却又是唯一拥有的事物。

「Tom•Riddle」

现在正以贩卖情报为生,在地下室内起居。

蛰伏着等待着,重新登上表面舞台,正式登顶的一天。

 

今天,似乎是和往常别无二致的一天。

——不过今天,也是倒霉的一天。

首先是被一通电话打断了早餐,接着在赶路中和某仇家狭路相逢于是展开了追逐战,虽然完美地逃脱了但是耽误了自己期待已久的一场交易,然后居然被委托人放了鸽子——啊啊,当然,他日后必然十倍奉还……最后,他的住所被不明人士入侵了。

带着室外入冬的寒气,Tom在推开地下室的门扉

下一刻就感觉到门扉后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息

并不是指他是嗅到了什么“血腥的味道”啊、“腐烂的气息”啊之类夸张的东西

他的感觉来自他常年在危机中警觉,时刻绷紧的神经

违和感,入侵感

--------------不是从正门

Tom反手关上门

他眯起双眼,眼神锐利地扫视四周

右手则伸入衣摆内,枪所在的口袋

房内的摆设没有丝毫改变,就连杂乱的地方也保持着和记忆相同的杂乱

现在的住所位于地下,一墙之隔甚至就是下水道,Tom当初也曾考虑过,而在他发现这个地方有着类似密道的逃生通道的时候就干脆地选择了此处作为他的住处,一个情报贩子的住处

Tom对自己的隐蔽工作抱持着相当的自信,而该堵上的地方,也滴水不漏地处理掉了

可这不是更奇怪了么

到底是哪里来的老鼠呢?

Tom往餐桌方向扫了一眼,心中基本上有了个可以肯定的猜测

接下来就到寻污剔垢的时间了

【他再次往周遭仔细地环视了一圈,然后像是松了一口气,侧下头】

【他应该是解除了警惕】

【他的右手从大衣里侧回归到他的身侧】

【他走到桌子旁拿起一个壶,晃了晃】

【他拿着那个壶绕过桌子】

【然后-------------】

在绕着桌子走到一半时,Tom突然拿着电动热水壶向一侧冰箱旁边和杂物混在一起的阴影处砸去

虽然说这地方光线不足吧,但是躲在这种显而易见的地方到底是老鼠脑容量太小吗

擅闯者在阴影处发出“哇!”一声悲鸣,但Tom并没有敲到实物的手感,由此可想刚才的突击该是被躲过了,连杂物也随着对方的动作开始大幅摆动起来,光线在遮掩物被动而露出的间隙处投下,无情地暴露了他

“…还挺敏锐呢” Tom有点烦躁起来

不过没有关系,早在攻击最初瞬间做了有被躲过的可能性分析后他马上就把水壶向闯入者躲闪的方向一扔,转而迅速地从口袋里拿出刚才还未来得及出场的手枪

-----------当然,他是不可能为一只老鼠牺牲一发珍贵的弹药的,所以他所想做的仅仅是先对对方进行威胁

但是,在他还没开口之前,这只讨厌的小老鼠就发出比刚才要压抑却更为惊恐的悲鸣,在暴露他的光线下蜷缩起来护住头部和后颈,在此同时,发生了一件让Tom无法理解的事情

他的枪,他唯一的,珍贵的枪

突然地、

在空气中、

仿佛是被未知的力量、也确实是被未知的力量扭曲了似的

整个枪身变得弯弯曲曲起来

明明应该是,坚硬的枪身

却像是橡皮泥一样,像波浪一样,弯曲起来了

Tom瞪着眼前一幕完全无法理解,不过这种愣怔连两秒都不到,他马上回神注意起作俑者的举动

在作为讯号的呼出一口气后-----------

接下来大家都知道,Tom被谜之力量弄晕了

而等他再醒过来-------不不不、他既没有被捆在仇家的拷问室里也没有呆在局子里监牢内冰冷的地上,他是舒舒服服地,理所当然地躺在自己住所里自己的床上

当然啦,如果忽略掉后脑勺传来的钝痛的话

他咬着牙忍受着从床上坐起来因头痛而引起的晕眩,向有着他人气息的床一侧斜睨过去,又忍不住皱起眉头

在地下室吊灯昏黄的光线下,离他床边有一段“安全距离”的地方,坐着一位把赤裸着的双足踩在“他的椅子”上,双手抱膝的黑发男孩

 

2、

把脸埋到蜷起的双腿中的男孩在听到Tom醒来后发出的响动时抬起了头,在视线与斜睨着他的年长男人相撞时像慌乱又像心虚地扭过头,随后他重新看向对方,眼里虽然带着不安却终究没有再移开,张开唇瓣似乎在酝酿着想要表达的话语,最后却只是用略哑的声音发出无意义的低吟

“呃…………”

Tom•Riddle终于能一睹这只不知来自哪方的臭老鼠的真面目

15、6岁,或者更年幼的男孩儿,一头黑发和他躲藏的地方一样杂乱无章,瘦弱的身躯和四肢,过分苍白的皮肤像是许久没待在日光下,顶多能说是清秀的平凡无奇的脸孔,唯有一双翡翠色的眼睛是他整个人最出彩的地方

Tom保持不动,只是盯着男孩不放

他身边没有任何可以用作攻击的东西

而晕倒前的记忆告诫他这男孩身上有他还未了解的力量

不可以贸然行动

他现在以之谋生的职业带他下潜过一个个不为表面社会所知的秘密世界

或被传为都市怪谈,或在过去只能将其当作是虚构的存在

而这男孩,又是哪一个世界的住民呢?

Tom正思考着,这边男孩终于忐忑地开口了

“对…对不起…”

“…………………………”

“敲晕你的是几个锅…呃,大概是你自己叠起来的、吧?…我给你放回原来的地方了。”

“…………………………”

Tom保持沉默盯着男孩,对方眼神闪烁,把踩在“他的椅子”上的双足都放下来换成一个比较正式的坐姿

“…………我还吃了你那桌子上的三明治。“

“………………………”

男孩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

“偷吃了你的食物,真的很对不起!你的三明治很好吃,谢谢你!“

“…………………………”

这下Tom觉得他最起码可以确定一个关于这个男孩的情报

---------------他的智商绝对不高

难道他还希望我为他称赞了他所偷吃的我的食物而回谢他吗?

这么想着,Tom心里开始暴躁起来,反省自己究竟为什么会摔这个跟头

男孩看着Tom不言不语的模样担心地问:“你还好吗?”

---------当然不好,哪里都不好,哪种意义上都不好,哪种意义上都头很痛

头、很、痛

“你的名字。”

“诶?啊?呃…Harry。”

“喔,Harry。”

Tom感觉头很痛,于是,他甚至懒得用平常绕圈式的对话方式了

“那么,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闯入到我的地方?”

“…………………………”男孩,Harry侧下头“…没关系…”自言自语

等他再抬起头时,之前所有的怯懦,忐忑,完全从他脸上消失无踪

Harry只是,面无表情地说:“我是「魔法使」。”

 

那是即使在情报贩子的圈子里也罕有提及的事情

连Tom也只是偶然从某位圈内的老手那里大概地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更别提甚至连询问的客户都未曾有一位

那真的是秘密中的秘密,情报贩卖者们梦寐以求的信息      

 

“我听说有那么一座研究所,里面进行着人们难以想象的实验,实验的对象是一些年轻的男孩女孩,而他们被称为「魔法使」。”Tom双手抱臂,倚在床边,扭头观察着哈利的表情

“啊?你知道啊?”男孩好不容易严肃起来的表情又因为惊讶而溃散了,不过他本人并没有太在意“嗯,我确实是「研究所」的「魔法使」……不过你刚刚说的有一处不太对。”

“嗯?”

“「研究所」做的实验是制造「魔法使」的实验,并不是‘我们’一开始就是「魔法使」。”Harry用翡翠色的眼睛瞪着年长男人“所以可以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吗?我也曾经是…”

曾经是人类

“噢,真抱歉。”Tom毫无歉意地道歉“那你是从那个研究所里逃出来的「魔法使」对吧。”

“………………………是的。”

“承认了?”Tom挑眉

Harry像是放下什么重担似的向后靠到椅背上“没关系,如果你要告密的话,在我被抓住的同时你也会被「研究所」清理掉的。”

呵,Tom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一声

“我…在逃跑路中意外掉进下水道了,外面实在是太冷了,我在下水道走着,在一条拐角里面见到一扇门…呃,你家的门,因为实在是太冷了所以我就--------”

男孩用手指挠挠微微泛红的脸颊

而年长男人对此表示无趣地扭回头,开始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从这个意外身上获取最大的利益

安静,两人间的空气沉凝下来

 

3、

Harry在Tom沉默的同时陷入到自己的思绪里

那里面满满的是对未知明天的担忧

这份担忧化作现实的影响就是一份渗透骨髓的寒冷

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他想

无论自己身上带着怎样的热量

室外的冷风就是毫不留情地,将它们完全吹散

--------而「研究所」内是温暖的,它有暖气供给

但是它会带给哈利另一种寒冷

来自时刻奔跑在死线边缘的寒冷

一回忆,他就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请问,你的名字是--------?”

Tom抬头,男孩带着微笑看着他让他皱起眉头来

“Tom•Riddle。”

“Mr.Riddle -------”Harry顿了顿“那个,能拜托、请求你收留我一段时间吗?”

在把心里所想的脱口而出后Harry就感到了后悔,年长男人高高挑起的眉让他不禁垂下头,热气慢慢攀上双颊

“你说,你想请求我收留你一段时间,对一个刚刚被你攻击的,同时你也是刚刚才知道他名字的人。”

Tom淡淡地提出问题

“这究竟是哪里来的希望,而你的这份希望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呢?”

正对自己的心直口快无比懊悔的Harry一愣,随即紧抿双唇,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像是终于想通了,或者说是硬着头皮下了决心

“我可以用我的力量帮助你,用「魔法使」的力量,我是说,在我借宿的期间,你可以随意利用我的力量---------”

“但是、”Harry握紧放在身侧的拳头“请不要用来做坏事。”

听完,Tom笑了

他轻轻一笑,只是有如听到稚童稚语的成年人一样不置可否地一笑

不带恶意,却包含了极深的恶意

Harry的脸一下子变得更苍白了

Tom缓缓开腔“那么这份力量,对我有什么用?”

“那个研究所…好像是叫做「Vinguif(魔女的宫殿)」吧,你作为那里的、那样秘密的存在,反而会在某种意义上给我坏事。”

他站起身来“一旦暴露,你刚刚也说过后果了-------那么你知道自己是以什么身份什么姿态来提出条件的吗。”

年长男人一步,一步地

进犯安全距离,划破虚伪安宁

向男孩逼近过来

“‘不可以做坏事’?是什么让你这么看得起自己所以能以恳求他人的姿态一而再地提出要求呢我的男孩?”

年长男人一步,一步地

“你瞧,这里的主人,我,无论是我的工作还是我本人,都完全不需要连‘坏事’都不能做,不会做的废物。而我希望你---------”冷笑“-------能认识到这件事。”

绕过中心猎物,绕起镇慑舞步

“还有,你忘了一件事--------”

在警戒着的男孩面前停下,食指顶上那小老鼠的喉咙,欣赏那张展露出愤怒的脸

“------------现在你还欠我一把枪呢。”

“你…………!”

“但是,我当然会收留你,当然。”

话锋一转,Harry要说什么的嘴唇就被Tom用手指按住了

“我目前,以贩卖情报为职业。作为收留你的费用,包括你刚才自己提出的条件,我还要从你这里,完全无遗地、知悉那个研究所以及魔法使的一切信息。”

一对翡翠闪烁着美丽的光芒,那里面流转着愤怒与不甘

一刹那的火花,一闪而逝的生命的极致色彩

随即又归于沉寂

“………………可以。”

Tom的手指放开后,男孩恢复到面无表情的状态

 

Tom想

真是一场令人满意的对话啊

糟糕的一天总算有了个还算不错的结束

非常好

 

周遭一切都是黑暗

唯有呼吸声,告诉他尚未有踏入亡者的世界

如果说是地狱,我已经见识过了

坐在破旧的沙发上

Harry抬头在黑暗中打量着收留了他的这个地方

当然什么也看不清

即使如此他也没有闭上眼睛

不愿意就这样闭上眼睛

他拢了拢身上的毯子,暖气在无懈怠地运作

在此之前这个地方只比外面稍微好上那么一点

只不过是,没有寒风吹拂

“…………………………”

他不会打扰Riddle很长时间的

因为在不远的未来他再也不需要用以抵御寒风的墙壁了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

Harry还是十分想要为此刻感受到的温暖再次向Riddle道谢

鼻子里痒痒的,有什么液体流出来了

他用手背擦干净

摸索着自己单薄里衣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了除了身上的衣服外唯二的财产

也是最珍贵的财产

 

人类为了生存要呼吸空气,饮用清水,获取营养

「魔法使」也需要

同时“他们”还需要多一样东西

----------「镇死剂」

 

Harry拿出他贵重的财产

两排药丸,一排九颗

手指在上面划过,在已经空缺了一颗的那排,在已经空缺的那一颗下面,Harry轻轻地用指甲刮开包着下一颗药丸的锡纸,小心地挑出药丸,只是和着自己的口水进行了吞服

一次一颗,已食两颗

药丸有点艰难地滑过干涩的喉咙,Harry双手珍而重之地握着剩余的镇死剂,将它们紧贴在自己的胸膛处

有人形容金钱是他的生命,有人形容爱情是他的生命

也许那些东西真的对那些人非常重要

然而这对在7岁就被抓进「研究所」的Harry来说是基本无法理解的

要形容什么是他的生命

镇死剂就是他的生命

是从已死的同伴手里接力过来的生命

 

有20天左右

他拥有20天左右的时间

他能够支配的人生,有20天左右

那是在普通人听来会不禁悲叹出声,在其眼里有如白驹过隙,无论是作为一个人的生命还是生活都太过于短暂的时间

然而每当Harry想到这件事,确认到这件事的时候,他都会感到相当振奋

太好了

他翡翠色的双眸里闪烁着光芒

他拥有20天的自由

 

4、

“让我看看你的后颈。”

为了这句话,Harry几乎要跳起来了

用右手臂防御性地横在Tom和他之间,警惕地瞪着现在的房东

而Tom对他此番动作只是挑了挑眉

这个黑发黑眸的男人有一张俊美的脸庞和锐利的眼神,将他耍得团团转

“或者我现在把你给扫地出门。”

“……………………………”

不甘地咬着下唇,男孩的视线要是有实质的话都能在Tom身上穿孔了

“嗯?”再挑眉

“好吧…………………”

真乖

年长男人安抚性地点了点头

Harry僵硬地转过身,将一点过长的黑色乱发拨开按住,本来就没被遮掩多少的后颈现在更是完全暴露了出来

在男孩同样苍白的后颈上有个贴合而超现实的装置

以一个直径较大的还算扁平的圆形突出物为中央,三个呈正三角顶点排布的按钮紧贴在它的弧度上

“我听过传闻,这玩意据说是辨识你们的特征,是吗?”

“不清楚,总之我所见过的「魔法使」的颈部都有这个东西。他们说这叫做御魔具(Harnessed)。”

〈被支配〉,或者是,〈马具〉

与他们这种

被蓄意囚禁

被恶意调教

被随意实验

与他们这样的存在出乎意料地般配的名字

Tom散发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继续说。”

“…Mr.Riddle,你看见那上面的三个按钮吗,对「魔法使」来说,无论被按下这三个中随意哪一个按钮,都是可怕的事情。”

背对着Tom的Harry脸上带有前者看不见的苍白与苦恼,男孩声音既没有太低沉也没有很悦耳,只是平板地继续他的讲述

“不过,就算是‘可怕’的事情也是有分级别的…右下角的按钮按下去后,「魔法使」会<挂起>,也就是在24小时内无法再使用‘魔法’,或者过度使用了‘魔法’的话,也会有这种现象发生。”

“噢喔。”

“而左下角……………………………”

Harry沉默了

Tom将下巴从撑着它的手背上抬起,为男孩再一次的缄默感到些许烦躁

于是他直接伸出食指,在男孩反应过来之前在他左下角按钮的边缘的肌肤上划了一圈,然后男孩就像触电一样躲着他的手指弹跳开来,用手死死地遮掩住他的御魔具回头瞪着他,脸颊因为气急败坏而染上了绯红色

“你的下文。”Tom表示无辜地摊摊手

在又瞪了年长男人一眼后,Harry没有再转过身,而是面对面地和对方说开始接下来的内容

“按下…左下角的按钮的话,装置就会<弹出>,然后「魔法使」就会…死。”他移开视线“迅速地,全身融化而死。”

原来如此----------

Tom真的惊讶了

“抱歉…Mr.Riddle,你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

Tom反省了一下自己

虽然这个小鬼,确实的,毋庸置疑的,果然是个蠢货

但是自己的不加掩饰也是大忌

他在心里默默点点头

“至于最上面的那个按钮,我也不知道按了会怎样。不过,在我们「魔法使」间流传,如果按下了那个,会发生比死更恐怖的事情。”

小男孩Harry,带着深信自己看过的恐怖故事里所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的表情,严肃地说道

 

“来说说你的魔法吧。”

“噢----------------”Harry眨眨眼“呃-------我的魔法是将东西弄弯。”

“…………………………………………………”

“…………………………………………………”

“就这样?”

“就这样。”

咳。男孩把目光飘到天花板上

Tom这回倒是没有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因为在昨天,他已经见识过这男孩的“魔法”的威力了

虽然听起来是个没什么了不起的,恐怕连普通人都能做到的能力

但是如果能控制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特定条件施放的话,搞不好也会收获到巨大的成果

Tom想了想,觉得收留这只小耗子应该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说实话,我是等级最低的C级「魔法使」。”Harry继续说“在「研究所」里分有AAA/AA/A/B/C五个等级的「魔法使」,最厉害的自然是AAA级,而据说,在AAA之上还存在有S级……所以,准确来说,我并不是直接从「研究所」里逃出来的,我是从销毁‘劣质品’的车队里逃出来的。”

男孩脸上有沉沉的阴影“「研究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等级最低的C级进行‘清理’,我是从押运着我们这种C级「魔法使」到处理场的车队里侥幸逃走的。”

“虽然说,好不容易又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但是我们这些从小被圈养在「研究所」里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在外面的世界生存吧…”特别是在这样的寒冬里

Harry抬起头来看向Tom,郑重地对他说

“所以,真的非常感谢你,Mr.Riddle。”

“----------非常感谢你收留了我。”

 

 

 

5、

    男孩始终只不过是一个最下层的魔法使,即使他后来又提供了为数不多的信息,但对于Tom来说其所言既无量也无质,更多的只能勉强当作是认知差错而产生的误会

    Tom的手指扣着桌面,漫不经心的把视线投往咖啡店玻璃窗外的风景

    其实他也已经基本上地压榨完那个男孩的剩余价值了,虽然昨晚心里算是自我调解地为他的能力作出一种自己能够接受的解释而让自己坚信留下他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只要认真想想那小耗子果然还是有如鸡肋一般的存在

    事实上,在考虑了各方面因素之后他就发现,那些情报和那种力量又有几何能派得上用场呢

    而他需要的是稳定不动摇的胜算,正因为他现在步履维艰,才更不希望为一点细小的误差又再失去刚出现的一点起色

    但他仍然将男孩留下来,藏起来,警告他不要试图踏出那个地下室一步

    你认为他会对男孩昨晚真诚的感谢有哪怕一点感触吗?

    不

    永远别这么想

    只是因为这样特殊而稀有的存在无论如何,都应该作为一种王牌,被他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直到他继续从他身上再找出更多,更美好的价值

 

    Harry紧蹙眉头,以无比严肃的神态凝视着眼前的门扉

    嗯,那扇门之后是一个下水道的王国,也是闯进Riddle的住所前他所徘徊的地方

    Harry伸出一根手指对天发誓,他记得通往地面的路线,他绝对能不再闯任何祸而顺利地达成他今天的目标

    他的目标是什么?

    这完全不是个问题好吗?

    虽然昨晚被Mr.Riddle以让人脊背发寒的声音警告过了

    但他怎么可能只是待在这个不见天日的被杂物环绕的地方度过他可以自由支配的20天呢?

    完全不可能嘛

    他想

    同时,用手拉开了因为被他的魔法弯曲了门锁处所以合不太牢的门扉

    他恳求有个收留地也只不过是希望在寒冷的夜幕降临时能有一个可以归去,为他遮风挡雪的场所

    而当白昼掀开新的一页,他当然要迈出呼吸自由气息的步伐喽

    沿着来时的路左拐右拐

    攀上铁梯

    打开天窗(下水道盖)

   ---------------唔哇--------------

    与那个封闭悄然,只能听见惨叫哀号的「研究所」截然不同的,久违的喧闹

    他双手攀着下水道入口的边缘,探头出去

    与巷子内的阴暗形成鲜明对比的明亮的一缝世界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那里有明亮的色彩和变化的景色

仅仅只是这些就俘获了Harry所有的感官

他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感动爬出来,站起来

看起来天气居然是还算晴朗的,但是温度也并不高

Harry单薄的里衣外只套着一条他从Riddle那里借来的大衣,他的脚上穿着逃亡时在垃圾堆捡到的勉强能穿的鞋子

Harry依旧在低温中瑟瑟发抖,但是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那片有如虚幻的一方景致

他瞪大眼睛贪婪地将所见之物尽收眼底

像是一个穿着大人衣衫的小孩的幽灵伫立在巷子的阴影里

翡色双瞳却闪烁着生者也少有的灼灼光辉

肩膀颤抖着,分不清是因为寒意或是激动

他几乎都要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满足了

但是不

---------他还要踏出一步,再踏出一步

Harry闭上眼睛深呼吸,睁开

「踏出一步」

「再踏出一步」

就这样

男孩终于正式告别了十年的「研究所」生涯

重新沐浴到阳光下

 

“………………………………..”

Tom觉得自己在磨牙

正打算往嘴里送一口咖啡,却在不经意瞄了一眼窗外后差点把手里的咖啡给洒了

他看见了什么?

他看见了昨天晚上才刚警告过的小耗子今天就无视他的所•有“好意“明目张胆地游荡在大街上

------------而他刚刚才看见已经有巡警在盘问一些年轻男孩女孩了

显然,那个机关的上层已经联系警方进行戒严了

那么这只小耗子到底在想什么呢?

不,想什么都无所谓

Tom现在只想马•上把这只小东西立•刻踹回他的地下室去

 

被掐住下颚用超级可怕的眼神和蛇一样嘶嘶作响的声音狠狠地教训了

Harry抱起膝盖再坐回到那张破旧的沙发上发呆

下一次再被发现就是要直接扫地出门了吧

Harry撇撇嘴

水珠在洗面台里滴滴碎裂,水龙头却没有一丁点要挽留它们的意思

又回到了唯有单调声响回荡的地下室

“唉---------”

虽然在叹气,Harry却明白Riddle所言都是正确的,本来就应该连一丝不甘心都不该表现出来

“我甚至应该感谢他。”

Harry明白,极其明白

--------可我在受训时却既没有对他表示赞同,也没有露出哪怕一点妥协的笑容,甚至没有主动看他一眼(还是被Riddle亲手捏住下巴扳过脸才再没办法维持下去的…)

现在回想起来,Harry感到一阵懊悔

不单单是因为这种把他人对自己所作出的正确的指导以一种无礼的态度回应过去的行为

还因为他突然想到,自己轻率而鲁莽的行动(他连脖子都没有遮掩一下),Riddle也许有可能会遭遇生命危险

想通了以后,Harry往沙发垫子上一倒,开始思考该用个什么样的方法对Riddle道歉

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然后目光接触到Tom家的杂物堆时,他忽然灵光一闪,随即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

在他还未被抓到「研究所」之前,他也曾经是个会帮助家里人做点简单的小家务的乖孩子,为什么他不发挥一下自己曾经的本领,来让Riddle大吃一惊呢?

长期待在封闭的研究所里导致在生理年龄17岁时心理年龄才12、3岁的“小男孩”脸上闪闪发亮,表情异常灿烂,为自己的机智自豪…嗯

---------而且,我也总不能白吃白住,对吧?

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他自己交付出去的代价了(没关系,大家都知道了Tom根本没指望能用得上他的魔法)

----------而且,老呆那沙发上坐着,真是闷死人啦

搞不好这才是他最深层的想法呢

那么

就这样

「魔法使」Harry(自动)开始了他在地下室里鸡飞狗跳的勤杂工生活

并且他将以一种在Tom看来也极具毁灭性的姿态君临于Riddle宅(?)所有的杂物堆之上

后来将为自己当初的天真感到捉急的Harry现在正雄心壮志着策划着要使Riddle为他的清洁本事感到由衷震惊并自愿地为他奉上美味食物的伟大计划

因为他饿了

锵锵!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9)

© 旅馆掌柜42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