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特厨,伏哈伏,玩儿娃娃,偶尔挖坑

【TRHP】月光(这标题改不改好呢) 第二章

标题的月光是德彪西那首,其实和正文没什么关系[手动拜拜]

继续每天不定时更新1-2节,我看前文不顺眼就边写边修

 

第二章:霍格莫德

 

(1)

   在糖果屋内用可可的香气唤醒迷路男孩的是拐骗他的猎人吗。

 

(2)

   汤姆倚坐墙角揉动酸痛的小腿肌肉,以紧咬牙关的方式抑制强烈的呕吐冲动,哈利正埋头给他们歇脚的甜品店翻箱倒柜。大胆的小偷似乎对为角落处体况欠佳的小小国王服务乐在其中,急于寻找几颗柠檬糖以缓解对方的痛苦。如二人所见,依旧是一路渺无人迹,当哈利在草坪上小心回首,曾惊叹于眺望的城堡之瑰丽雄伟,而这落脚处则位于距离城堡不远的一处村庄。

 

  背上的重量将年长者急促的换息压得平和,他放眼看去,是风吹得未掩牢实的木门吱呀作响。

 

(3) 

  哈利对展示架上荒诞且陌生的标语挑了挑眉,至少他嗅到了熟悉的酸甜味,手上将一把糖块塞到汤姆的手里,他留下了最后一颗。


  “那是什么?”哈利问。


  汤姆让眼睑垂下来,含着糖一言不发。


  他不愿意回答。哈利便动手剥起了糖纸:“你对来到这鬼地方之前的事情还有印象么?”


  “为什么不说说你自己?”似是受到了冒犯,汤姆投以冷硬的呛声。于是哈利鼻子哼哼,眼睛瞟向蓬松的棉花糖,努力回想,并以懈气摇头结束:“最后的记忆是在我去打工的路上,光顾了麦格女士的速食店后…唔。”


  男孩举手投足规矩得体,唯独神情略显无礼:“你边走路边吃东西?”


   “...时间紧迫...”哈利推推眼镜以掩饰尴尬,示意对方,轮到你了。


  “我在车上...”汤姆说,并回想,那是接送他的专车,他安安稳稳地坐在舒适的座椅上,然后接下来...接下来...黑暗像流水一般刷下车窗,深海一样埋葬了汤姆所乘坐的轿车“不...”他的头像被重锤殴打,脑浆被碾到地上捣成了糊,不,汤姆用双手抱紧了自己的头,除了自己正坐在那辆车上,他再也想不起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附着在记忆上的黒淤许是比岩浆还要滚烫,汤姆觉得自己的大脑要爆炸了,而恰巧一丝微凉贴上了他的额头。


  哈利抓住汤姆的肩膀,他担忧地注视着对方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下意识地将手掌放上后者没一会就披满汗水的额头,而这出奇地起到了良好的作用,感受到哈利体温的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缓。


  “嘿。”哈利轻声呼唤他“不要勉强自己。”


  汤姆半阖上的眼睛眨了眨,虚弱的应声几不可闻。


 

(4)


  哈利否决了男孩继续窝到墙角休息的提案,他提供了自己的肩膀,带适宜体温的侧身,怀鼓励的眼神向汤姆发出邀请,后者的黑眼睛溜溜地一转,试探着倚向了他,僵硬的姿势逐渐放松下来后,哈利听到了他平缓的呼吸。每一刻度的秒针都被凝固在过去,空气模模糊糊的一团包裹着小憩的兄弟俩,然后钟声鸣响,阳光倾斜下,玻璃罐的队列闪闪发亮,汤姆为温暖的色调所惑,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被拍醒的哈利微微红了脸。


  “我从来没见过这些零嘴的牌子,产品效果写得哗众取宠...而且有趣。”汤姆用一种批判的眼神斜视正饶有兴致地念着手里点心包装上标语的哈利,并以不屑的轻啧催促较年长的那位将注意力投放回他的身上。不料哈利是脸带思索扭转过头的:“这地方真的不寻常。”


  “毕竟城堡绝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平地筑起。”


  “对,你说得没错。”哈利随手将包装盒打开,逃遁的巧克力色青蛙从两人眼前飞跃而过,青年的呼声里满是惊喜:“它刚刚还是静止不动的!”


 

(5)

  他们灵活地躲开满地游走的糖果,用成团的糖纸掷出一条离开的通路,回到街上再去打量店铺的招牌,为看走了眼而摇头驻足,似被撒到半空的小花儿是色彩缤纷的硬糖,在橱窗后活泼地弹起跳落,蜂蜜公爵的糖果屋。还有酒吧,陈木因渗满酒液而芬芳馥郁,许轻轻叩响;或逼仄茶馆,座椅垂下繁复蕾丝,而杯壶正乖巧待客;且走近一架衣帽,挂满万圣晚宴里穿着替换的奇装异服。在汤姆快要被几条小蛇化身的软尺纠缠至崩溃之前,哈利总算从另一堆款式诡异的袜子里分出手来解救了他。探索一条街的秘密要用完完整整地逛遍一条街的时间,当他们终于站到标上了佐科笑话店为名称的商铺前,汤姆不由得对哈利带兴奋的笑容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6)

  打嗝糖,大粪弹,汤姆对哈利闪烁翡翠光辉的眼眸啧啧称奇,因为它们被泪水所滋润,因为它们是被哈利笑着打掉咬中鼻尖的茶杯时,眼底溢出两汪快乐的水洼所映照。


  前者忙不迭扭身要逃,惨遭后者扑身压倒,被挤进了发出咯咯叫声的气球堆里,满地的彩片亮片被气流吹盈了一片小小的天,胜雪纷纷,或柳絮粉粉,落到哈利的头上,汤姆的脸上。然后哈利一个侧翻躺到了汤姆的身旁,嘴角还带着笑,望着半空的吊灯,汤姆安抚好被生平未见的热情吓得慌乱的心脏,转头看向哈利,凑巧哈利伸出了手,将不知何时抓到手里的彩炮对着吊灯拉响,奇妙而滑稽的声音像泄了气般响遍整个商店,盖过了八音盒那曲温柔剔透的旋律。汤姆用双手掩住嘴巴,笑声在狭窄的空间里来回碰撞。


  而此刻,不为二人所知的是,在最初那间糖果屋堆满了木箱的地下室里,一道无法辨明其正体的身影从接通城堡的密道钻了出来。


(7)

  有一张嘴巴,阴测测地躲在大路尽头的最后一扇门扉后,只等他们推门而入,便啐出了再无转圜的事实,将侥幸撕成了碎片。至少阅历还比较丰富的哈利可从没有见过这么些堪称神奇,或者神秘的道具,若非在科技之树上攀登至相当高度,就只能含糊其辞替以童话常谈里的魔术异法作总结。模糊的被抹出了清晰,而这些全是能摆放在街边杂货店里随意出售的商品,而他们则是连如何、为何闯入此般国度都全无线索的异乡人,而哈利却把笑容留在笑话店里过度挥霍,早已消耗一空了。


  可汤姆拉了拉他的衣袖。


  希望就在柜台后面桌子上的几封信里。


(8)

  “亲爱的邓布利多教授:


  关于你在上个学期末委托我着手准备的...货源紧张于是我从对角巷...对于其竟将被使用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安全检测...可以预见国王十字车站那些往年会使各位焦头烂额的保密问题将得以完美解决...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些孩子们被霍格沃兹特快带到这片土地上...带来新的活力...新一学年...最后祝愿你旅途一切顺利...”


(9)

  “好极了。”


  哈利的从信里提取了几个关键词,愈是思索眼里的光芒便愈是烧灼,汤姆一眨不眨地从侧面盯着他,为了抑压兴奋而轻缓地换气:“我们要到...那辆霍格沃茨特快去。”


  “没错,至少国王十字车站、要是那正是我们认知里的那个车站,那在找回正路上,也不再困难了不是么?”


  可令哈利大感意外的是,汤姆在微微颔首后,仅仅一瞬间后,他高涨的情绪就如同直下九十度的云霄飞车,急速转阴。尽管他自认为掩饰得不错,但哈利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他滋生了某种不虞的情绪,并非是针对哈利本身的,仅像是汤姆自己心生了烦恼。


  年长者没有道理无视这份烦恼,他正打算俯身相询,背上的寒毛却根根拔起,他的第六感又向他作出了示警。


  “——!”在反应过来后他马上移动身体挡住了汤姆的视线,而男孩被哈利突然的行动和表情给吓了一跳,没多久就明白过来这又是怎样的事态,并为此而打了个哆嗦。“跑。”哈利说,这次汤姆好歹没在刚开头就成了个累赘,他看了哈利一眼,转身就跑,哈利后一步迈开腿,准确地抓住了汤姆的手,又是一段逃亡路。


(然后)


  要说运气,那该是哈利的运气,要提疑问,应该由汤姆来提疑问。


  在他们无法选择的方向通往了他们的目的地。前一秒,哈利慌不择路地拉着汤姆窜入了敞开的车厢门,后一秒,汤姆的意识因列车的鸣笛声而空白了一刹。没一会,在震动中攀紧了一旁扶手的他们认识到,门扉将噩梦隔在外面,牢牢地闭合了。列车启动了。


  望着车窗外倒退的景物,汤姆悚然惊觉。


  是谁在驾驶列车呢?


第二章。


(你们会发现我根本没修,因为我再看一遍的时候脑子里的违和感都被狗吃了)

 


评论
热度(14)

© 旅馆掌柜42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