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特厨,伏哈伏,玩儿娃娃,偶尔挖坑

【TRHP】月光 第四章

最近都是DH同人物的REPO,为了让TRHP的博能成为第100篇我都连发连删了两篇博了


本章算终章了,如果不算上尾声的话。


汤米的神逻辑上线,作者的智商下线——不在意那些细节和BUG咱们还是能做朋友的(捂脸



第四章: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1)



    他们跑得太远了,被恐惧追赶在偏离正确答案的路径上,汤姆拨开缭绕的雾气——是的,他们得找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2)


    “博格特。”


    “什么玩意?”


   “叫我吃惊,哈利,你曾为我阅读过‘这玩意’,多了不起的记忆力。”


    哈利尴尬地一清喉咙,射向汤姆的眼神刀子般锋锐:“好吧,谢谢你的提醒,我觉得我有点头绪了...呃,神奇动物?”


   “藏在暗处的妖精,以人的恐惧为食粮...听着还挺像,对吧。那些血淋淋的幻象,压下心底,你记忆里的影子。”


    青年微微侧过头思考,努力将脑海里的页子拼凑完整。背后的脚步声停下了,汤姆回头,正好对上一双疑惑的绿眼睛:“这东西顶着光照也要追逐我们的理由是什么?”


    男孩皱起眉头催促他:“显而易见,因为我们是唯二的人类?它饿坏了...”




    哈利更为不解了。




    “除它以外呢?”



    ——看起来就好像它也是个‘唯一’一样。


(3)


    好疑问。汤姆不动声色地攥紧了拳头。他早该发现的,自苏醒以来目之所及的世界,蜿蜒着怎样诡异的波纹,嵌合的细节处有矛盾在警示他,教他不要相信。当你莫名其妙地从雾中遁出,却理所当然地步入了一路铺展的小径上时,你就该有所怀疑了。


    见鬼吧。汤姆在心底唾骂。前一秒他还憾恨于不曾拥有的神奇力量,能轻而易举地消灾除厄的强大力量,现在他总算是清醒过来了,虽然仍旧在梦中,巫师与魔法只是虚构的存在。这解释了一切,这都是一场荒诞不经的梦,并且非常漫长。


    最有意思也最可笑的是,身后的青年估计也当是梦境的一部分,一片幻影。


    缺失记忆?空间转换?人迹荒芜?摄魂怪物?  


    破绽实在是太多了。汤姆没有理睬背后的叫唤,是什么在阻挠他醒来,他又该怎样醒起来呢。


(4)


    “这只是一场梦。”


    哈利的手顿住了,善变的男孩儿。他既迷惑又不安,悬在半空中的还有一颗心。汤姆干脆地就将他的心情他的行动甚至他本身的存在都一概否定了。他的眼睛不去看他,他将脸向这个他别开去了,哈利觉得这简直是莫名其妙,他当然可以肯定自己的真实存在,十九年里记忆的细节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可眼前的男孩不这么认为。


    这真是教人难过。哈利既愤怒又可怜汤姆,这孩子连自己都信不过。他压抑着怒火,从牙缝里挤出的字连成问串成句:“那你要怎么醒来呢,也说给我听听,你怎么不认为自己才是我的梦呢——”


    汤姆警惕而戒备,眼里闪着凶狠的光,这让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男孩心里凉凉地添上一句:是啊,也只有在梦里才会有这么一个不带任何目的为你好的人啊小汤米。


(5)


    汤姆跑着步逃离曾经的伙伴,没有用,他知道哈利就在身后试图追上他,然而这并没有关系不是吗,他只要先一步找到那个站台就可以了,当他意识到真相以后,连友好的假象都化为阻挠他的障碍了,他一边跑着愈加觉得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想起青年先前在蜂蜜公爵里闪闪发亮的绿眼睛,他觉得脚下的地板都扭曲成了软绵绵的烂泥,那些柱子后面像走马灯一样闪现了许多的过往,净是些不尽人意,外表光鲜,令人气闷的回忆,它们是鞭子,抽上身体疼痛,教诲却更深刻。他早该怀疑的。汤姆连喘息都变得困难。因为尝到了蜜糖的滋味就怠懒了。


    而另一个他步履蹒跚,身影自浓雾中浮现,苍白,眼里的生机都枯谢了,汤姆一个急刹,对面的它裂开的嘴里便溢出了腐坏的血流,向这份恐惧的主人呼救:“好痛.............”


    这都是梦,汤姆眨巴眼睛,掩去了眼底的水汽,将颤抖的手抬起来,又向那东西猛地一推。他的力气不够,他的手被紧紧地扣住了,他的肌肤陷入了冰冷之中,那噩梦终究还是触碰到他了。



(6)

 

    它的手指是冷却的钢铁,在每个不祥的传闻里化作镣铐,哈利掰不开它们,汤姆汗流浃背,只觉得一阵又一阵晕眩冲击自己的脑袋,突然眼前一黑,湿热的掌心掩住了他的视线,随即而来的是肉体碰撞的闷响,他的心跳与那声音的节拍相合,沉重又催人作呕,哈利不适且混乱的吸气声,落在汤姆的心中就像是悲鸣一般。

 

    他发疯了,被这种折磨给逼疯了,好像有另一个自己在旁边冷静地旁观这一切,另一个汤姆如此断定,不然他可没法解释此刻混杂着恐惧以及难以言喻的,顶上咽喉的异常地膨胀起来的满足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即使是幻觉,哈利也是了不起的幻觉,是最好的幻觉,那个汤姆生出了冷漠的渴望。

 

    直到他的手腕一松,青年压抑的痛呼作为信号被他的大脑所接收,汤姆的眼前一片刺眼的白芒,他眨眨眼睛尝试尽快恢复,那怪物远远地退后了,以哈利为对手因而改变了外形,它在观察他们,汤姆觉得非常疲惫。

 

    哈利半跪在地上,鲜血从他捂着右半边脸的掌缝中渗出来,一滴滴地洒落到洁净的大厅地板上。

 

    那疲惫化作了让汤姆胸膛里的内容物紧缩成一团的窒息之感。

 


TBC.


评论(2)
热度(10)

© 旅馆掌柜42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