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特厨,伏哈伏,玩儿娃娃,偶尔挖坑

[HP/VH]窃命1-3

*唉本来不想这么快放上来的然而JJ抽风,三章试阅吧


*存稿至第7章(妈呀又超字数了(这条信息会时刻更新,不过我估计也没人会看到= =充其量就是用来激励一下自己填坑吧)


*JJ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998893

lofter毕竟长篇的阅读体验不好吧


Summary:

 

十三年前击败了黑魔王的巫师界救世之星汤姆·波特,在三年级的期末逃离母校霍格沃兹之后受到了黑巫师的追击,而当他从天而降砸到了某个倒霉蛋的身上,却赫然发现这个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的可怜虫竟然是他那位寄住在麻瓜亲戚家里的哑炮哥哥——哈利波特!

 


 


 

又名《普通的哈利波特与不普通的黑魔王的故事》

 


 

第一章:救世主汤姆波特


 


这是罗恩·韦斯莱第一次见到霍格沃兹特快。他家里也有一辆会飞的老爷车,但是对比眼前的列车显然是不够看的,深红色的车厢藏在缭绕的蒸汽后,有如一头庞然巨兽。罗恩并不害怕,人群熙熙攘攘的包围他,前方是聒噪得让人无法忽视的双胞胎,身后有母亲牵着小妹正唠叨,足够让他安心了。


 “我看看,我看看。”


罗恩趴在推车上,莫丽再检查了一遍他的行李,然后伸手就要抹掉他鼻子上的灰。

他们一家来得太晚,车上人来人往的,好些和罗恩一个年纪的人已经交流上了。罗恩有时在那些包厢前停下,又怯怯地离开,直到他找到最后一间空车厢。列车离站的时候,他隔着车窗向他的家人挥手告别,雾气模糊了她们的脸,但家族遗传的红发依旧鲜明,他在心里悄悄地对自己说:“我会想念你们的。”


途中,他偶尔看看闪逝的树丛,偶尔为亮晶晶的湖泊所吸引,当他饿了,他从口袋里掏出家常牛肉三明治。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包厢,他想起了家里的餐桌,感觉有点新奇,又有点安静。罗恩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去找双胞胎,结果是否定的,想象一下自己可能要被恶作剧的样子就够他受的了。


不过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宠物斑斑,一只肥硕的灰老鼠。它到哪儿去了呢?它那么老,还缺了一根脚趾,怎么也能跑那么远呢?罗恩泄气地放下三明治,出发去找自己的老鼠。他在过道上遇到了和他一样丢了宠物的学生,发现了同病相怜的人,罗恩的心里好受多了。


他心不在焉地敲开一扇门,应门的是一位身材纤细,个头却不低的黑发男孩。男孩穿着料子优良的深色袍子,五官精致,表情似笑非笑,正上下打量着罗恩。红发的韦斯莱不自在地后退一步,才听到对方说:“你好,有事吗?”


“呃…请问你们有看到一只灰色的老鼠吗?它很肥,还缺了一只脚趾。”


罗恩刚说完,车厢里就爆发出一阵笑声,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而紧接着他就发现了让他不适的源头——与他家不对付的马尔福家的小子就坐在这个车厢里,被跟班簇拥着,正不怀好意地互相眉来眼去。罗恩知道自己抽中了下下签。


“汤姆!”马尔福扯着嗓子嚷嚷起来,呼唤的似乎就是站在他面前的男孩的名字,“瞧瞧这是什么,韦斯莱家的红毛鼬鼠!”


罗恩快要气炸了,但是对方的人不少,争执起来要吃亏的会是他。黑发的男孩回头瞅了马尔福一眼,后者就闭上了嘴巴,罗恩惊讶地张大眼睛,然后终于发现了在男孩撇到一边的刘海下,那光明正大地显露出来的闪电伤疤。


这让红发的小韦斯莱倒吸一口气,他小心翼翼地发出了询问:“这伤疤…你就是那位汤姆·波特?”


“是我。”男孩淡淡地回答道。


罗恩瞪着他,嘴巴张张合合,也许是因为对方的气势太足,他到底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他确实从父母那里听说了这件整个魔法界都为之瞩目的大事——救世主汤姆·波特作为与他同届的新生,将前往英国最好的的魔法学校·霍格沃兹,自11年前他以婴儿之身便击败了为祸整个欧洲巫师界的黑暗公爵以来,第一次出现到公众的视野里。


罗恩刚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还有点兴奋呢,要与一个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做同学也太酷了吧。不过这一点点激动,现在消散无踪了,当男孩不耐烦地挑起眉毛的时候,罗恩抓紧了自己的袖角,重复了一遍先前的问题。


马尔福刺耳的嗤笑声让他只想甩手离去,可是他还没有找到斑斑呢。


汤姆·波特摇了摇头,告诉他找错了地方,罗恩却隐隐松了一口气,他干巴巴地道了谢,为想要离开包厢的救世主让出道路。然后他们分别走上了相反的方向。


罗恩沉默地走了一段路,确定自己真的不喜欢那位救世主的笑容。


等他找了半天再回到自己的包厢时,发现斑斑正窝在沙发上,啃着一点零碎的面包渣。



罗恩在发现分院仪式只不过是需要忍受一只脏帽子在脑袋上跳舞的时候,几乎要完全地放下心来。他看着幽灵在四个学院的长桌上窜来窜去,双胞胎正朝他比划、做鬼脸,身边有位蓬乱棕发的姑娘在碎碎念念。


然后猝不及防地,本还有些嗡嗡细响的大厅就彻底静了下来。


“——汤姆·波特!“


上百只眼睛齐刷刷地看向那迈着从容不迫的步子的救世主,汤姆·波特向正盯着他的白发老翁点头致意。罗恩从巧克力蛙的收集卡片上知道,那是霍格沃兹的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同时也是汤姆·波特的监护人。


那疯狂扭动的尖顶帽还未完全触及到汤姆·波特的脑袋就高声喊道:“斯莱特林!“


这出乎意料的结果让四张长桌的学生议论纷纷,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当年神秘人就是从斯莱特林的蛇窝里崛起的,今日这分院着实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最后老校长不得不用勺子敲了敲玻璃杯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罗恩并不意外,他觉得自己早就有预感了。那风云人物施施然地走向被绿与银色装饰的学院桌,没过多久就能看到他在一窝小蛇里也如鱼得水了。


双胞胎让罗恩坐到他们身边,狮院长桌的氛围热情且随意。当晚宴最后的布丁也消失在餐盘里时,老校长站起来致辞,再说一些注意事项,譬如学校今年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程又换了新的教授什么的。罗恩摸摸自己餍足的肚子,他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新生被各自的级长领回休息室,罗恩不经意地又瞥到了那位汤姆·波特,马尔福洋洋得意地跟着他,另外还有几条小蛇亦步亦趋地当他的尾巴。这位匆匆忙忙的大名人,很快就随着他学院的队伍,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第二章:普通的哈利波特


 


哈利在整理自己的行李,他的箱子很空,除了石墙中学的制服、教科书和他的牙刷毛巾以外,就只有几件被他的表哥达力嫌弃的旧衣服——而它们又实在是太过宽松,风一吹就能让他单薄的身板看起来更显瘦削。


他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学校,身后有人将小石块砸到他背上,他默默忍受这些骚扰直到打包完全部私人物品。


“波特宝宝要回家啦!”


哈利听到有人这么说,他抓起落到床上的几颗小石头,一把扔向那群讨厌鬼,紧接着撒腿就跑。


他奔跑在走廊上,有教师气急败坏地叫骂,但是哈利才不管呢,因为马上就是暑假了。


哈利·波特过了这个暑假就要十四岁了,可是他这么短短的十几年里,只是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又不得不灰溜溜地逃避回原先的地方。他马上就要踏上回程,然而不会有任何人来接他,因为哈利·波特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寄住在自己姨妈家里的男孩子,而他姨妈一家都恨他。


哈利抱着自己的箱子,靠车窗外的景色解闷。人们在营生,或过路,或等待,哈利不知道他们要到哪里去,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到什么地方去。


等他风尘仆仆地回到姨妈家位于女贞路四号的房子时,达力已经拍着桌子叫嚷着开饭了。哈利的姨妈佩妮·德思礼扫了一眼他衣摆上的污渍,厉声令他把手洗干净了过来端盘子,至于姨夫弗农,他正对着电视屏幕里的通缉犯评头论足,似乎连递一个眼神都是奢侈的行为。


哈利回到二楼的房间,这个房间曾经被达力用来装玩具,自从去年夏天他据理力争,抗议楼梯底下那个小小的储物间已经装不下一个正在发育的青少年以后,他的姨夫姨妈才不得不让他搬进这个房间。


他打开旧衣橱,橱门后有一块碎了一角的镜子,是达力磕坏的。镜子里的哈利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不安分的刘海下有一道非常,非常淡的伤疤,似闪电的形状。佩妮姨妈告诉他,这疤痕是他幼年与父母遭遇车祸的时候不小心给划上的。


“哈利·波特——!”


佩妮敲着楼梯的扶手催他下楼,哈利推了推鼻子上过时的圆眼镜,为了不进一步激怒他姨妈一家,他无可奈何。


收拾了德思礼一家的残羹冷饭以后,哈利在走廊上拦住了他的姨妈,他清了清嗓子,说:“我想去打工。”


佩妮瞪着他,用尖利的声音否决这个请求:“想都别想!天知道你会去做什么不三不四的勾当、不务正业,就像你那对父母一样!”


姨妈又开始对他的双亲指指点点,哈利垂在两侧的拳头攥得死紧,在对方有点消停的意思后,他不得不开始了预料之中的谈判,在列下又一连串的条件以后,佩妮冷哼一声,重重的脚步将阶梯踩出声声钝响,要去与自己的丈夫商量这件事。


哈利正目送她的背影,就被达力狠狠地推了一把,他扇开自己表哥的手,决定离开室内冷静一下,不然他怀疑自己飞窜的怒火将要烤黑整片天花板了。


这片小区的建筑被规划得整齐划一,往常哈利偶尔会腹诽这种平淡无奇的机械排列,今夜他却觉得这样低矮的房子也自有它们的优点,因为星空得以铺展出一条宽广的长河,将所有朦胧的星光送到他的眼前。


哈利有时会梦到一架机车,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里,载着他在空中飞来飞去。


时间太漫长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种生活里被桎梏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将来是不是真的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父母的模样,他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全凭姨妈一家刻薄不公的评判去勾勒他们的轮廓。


这一切的思绪都在佩妮尖声呼唤他的时候被打断了,他叹了一口气,只能转身往回走。


他需要一份工作。德思礼家根本不会多给他一个子儿,他穿着达力淘汰下来的衣物,就


像一个裹着破旧纸皮箱的流浪汉,任谁都能看出来,哈利·波特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小可怜,而穷酸、形单影只又像是某种信号,恶狼嗅着了气味就会群起而攻之。

 

本来哈利以为只要拥有两条灵活的腿,就能轻轻松松地讨来一份报童的工作,可那些报社的老板将他挥到一边,告诉他现在的孩子都是骑着自行车送报的。他又跑到一些餐厅


去,期望能找到一份端盘子的活儿,店里人却害怕以他那样的小身板,打破的餐具恐怕要比他挣的钱还多。


哈利垂头丧气地在街上徘徊,正午的太阳将他逼进了附近的公园。


他舔了舔唇上干燥翻起的皮,如果他买了水,他就要步行回德思礼家,如果他回得晚,今天的晚餐也将泡汤了。


热浪扭曲了空气,他背靠树干,偶尔似乎能看到一些身着长袍的怪人在马路的另一边晃悠。


哈利汗流浃背,打算去洗一把脸,当他想要垂下双手支撑自己的时候,他听到手边传来一声微弱的抱怨:“嘿!小心点呀大个子!”


他低头看去,只见一截光滑细长的尾巴钻进了灌木丛里。他呆呆地看着那簇不再动摇的叶子,想起自己并不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幻听,他既释然又失望地将目光移回头顶那片斑驳的树冠,荫蔽之下稍凉的温度让他打了个盹。



 


 

第三章:十四岁生日快乐(上)

 

 在夏天的清晨,哈利放任自己被第一缕阳光唤醒,这是床头那只掉漆的闹钟失灵的第三天。他打着呵欠洗漱自己,花了点时间才从毛巾里抬起头,没有人能治理他顶上的乱发,包括哈利自己。

 

当他经过客厅的时候,电子时钟显示出今天的日子,哈利甚至不需要确认,因为昨夜凌晨他对自己说过生日快乐。德思礼家静悄悄的,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可爱多了,他的姨夫姨妈还有表哥仍旧在梦乡之中,对于他们而言,今天不过也是另一个寻常的日子。

 

哈利推开大门,在花园里伸了个懒腰,随即将双手插进兜里,准备前往打工的地方。

 

哈利边走边想,考虑着要不要为自己加餐,托达力的福,他们一屋子人已经有好几天没能正常饮食了。昨天佩妮姨妈还叫喊说,如果他不在今天之内把花园里的草坪给修剪好的话他能分到的食物会更少…哈利踢开路边一颗小石子,本来好端端的天气,乌云又开始聚拢,近来这片天总是难揣摩得很。

 

“德思礼家的哈利·波特——”

 

哈利在心里说:只是哈利·波特就很好——然后带着放弃一切的消极情绪,向叫住他的人打招呼:“早上好,费格太太。”

 

“噢孩子,瞧瞧你…你已经长成一个小男子汉了,在这么一个早晨,你要去哪儿呀?”

 

“只是去打一份零工,太太。”

 

“我已经有好久没见过你啦孩子,你要是必须跑到比较远的地方去,我希望自己能为你提个醒。最近可不太平,你可得当心点。”费格太太说着,同时拍掉爬上她手臂的毛毛虫,“对啦…我记得今天是…”

 

哈利不着痕迹地提起一口气,有些期待对方未出口的话。

 

恰巧那敞开的落地窗里传出了连续不断,敲响锣盘的声音,无暇他顾的老太太向哈利告辞,后者耸耸肩以后回到正路上,他始终没有忘记那间时薪甚低,却总归还是聘用了他的餐厅。

 

 

糟透了。

 

哈利将要发泄的怒火都倾注到手里提着的垃圾里。碎汤盘,粗鲁的客人,渗进他帆布鞋里的菜汁,还有不会体恤员工的老板…今天就非得横生各种事端吗?哈利打算开小灶的心思已经被罚款给浇灭了,他狠狠地掼下手里的塑料袋,结果被发臭的果汁溅了一身。

 

倒霉到没脾气的哈利漠然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安慰自己,这只是许多寻常日子里的其中一天,没有人认识哈利·波特,也没有人必须关心哈利·波特…可是爆发来得那么突然,甚至惊吓到了路过他身边的一对母子。

 

哈利奔跑起来,希望速度能够将源源不绝的痛苦带走,他绕出大街,钻进小巷子里,好像跑进了一座迷宫,没有注意到一片阴影从天而降——直直撞到了他的背上,生理上的疼痛让他大叫一声,敏捷的反应让他伸出手臂圈住脸庞,这样在砸向地面的时候,他的鼻梁才不会断掉。

 

哈利哽咽着尝试移动,坠到他背上的重物也发出呻吟,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有人咒骂道:“…该死…该死!”

 

一只极其无礼的手揪着哈利的衣领将他提起来,哈利脑子里负责维系理智的弦断裂了,他大喊大叫,拼尽全身的气力将冒犯他的家伙扑倒在地,接着才瞪开眼睛,想要将那人看个清楚。

 

他没料想到这么做竟然让自己的思考在一瞬间内化作完全的空白。

 

一种莫名其妙,毛骨悚然,却令人印象深刻的感觉,凭借哈利掌握的词汇量实在是难以形容,而躺在他身下的男孩儿看清他,表情也是大吃一惊,哈利就像是他生平未见的怪物。

 

“你是谁?!”

“你是谁?!”

 

他们怒吼的声音重叠到一块,哈利疑惑地歪歪脑袋,同时侧头的男孩就像是他的镜像。

 

被对方手里的细木条指着喉咙,瘙痒感让哈利皱起眉头,前者没费多少力气就将他掀开了。

 

哈利观察这不速之客,目光从那头比自己齐整的黑发、好看的脸蛋流连到被尘土弄脏的长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陌生人抱有熟悉感。

 

他不知道,从现在开始,一切停滞不前的齿轮都咬合运转了。

 

首先是一声轻微的爆响,哈利抬起头,原本空荡荡的巷子里凭空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裹上黑袍的人影。他只来得及张开嘴,一道红色的光束以他面前的男孩为目标,眨眼即至,后者回身一划,空气凝结成屏障,却脆弱得一触即碎,男孩被余波推了出去,哈利就迎面接受了今天的第二次撞击。

 

“波特,哪里逃!”那怪人尖叫道。

 

“我又不认识——”

 

按到哈利脸上的手把他的话给打断了,将他的身体当作肉垫的受袭者接连高呼一些哈利听不太懂的词语——像是拉丁文之类的语言吧,哈利磨着牙这般猜测。

 

他从歪掉的眼镜底下看到一些神奇的画面,特效一样的火花在男孩的木棒前端闪烁,不过映着主人气急败坏的表情,那些寥落的火星显然是一种衰弱的表现,哈利曾经得到一个油将枯掉的打火机,它就有这样的产物。

 

五颜六色的光束打在他们身边的地上,留下焦黑的石板和阵阵青烟,在高楼大厦的阴影之下,一场缤纷的烟火宴会,此刻哈利身上每一个呼吸的毛孔,都为这小小异界里盘旋的奇妙气场而舒张。

 

除了电视节目,哈利只在梦里见过这般不寻常的情景,具有杀伤力的光,奇装异服的恶人与落难的少年...对比一下,后者哪怕奋力还击,也是渐显颓势。哈利撅起嘴。虽然他确实想看这个男孩吃点苦头,可是直觉告诉他不是现在。

 

于是在下一道红光到来之前,哈利用双脚圈住对方的腰用力将两个人都带到另一边去。

 

“你干什么!”

 

“帮你!”哈利支撑自己站起来了便向男孩伸出手,“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赶紧——”

 

当他的手被握住的时候,几条被用于追击的,灵活得像蛇一样的绳子应声而下。

 

哈利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突然一股能量自交握的手中应运而生,断裂的绳子落到他们脚下,温暖的浪潮涌向了哈利的四肢百骸,变故接连发生,某种阴森怪异又缥缈的乐声从高处降下,男孩瞪着他们未曾放开的手,表情僵硬地又问了一句:“你是谁?”

 

似乎并不是为了求一个答案,他将手里的武器平举到眼前,此时一切仿佛都已回归正轨,迸裂的火花明亮而璀璨,他轻轻地说:“昏昏倒地。”

 

话音落下,那一直骚扰他的敌人便被巨力席卷,重重地摔到地上不省人事了。

 

 

哈利想,自己是不是在被撞上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晕过去了呢,他们彼此沉默了一会儿,哈利后知后觉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装傻充愣不能让你逃避我。”另外一个人的脸上没有表情,第三次发问,“我在霍格沃兹里没有见过你,你是谁?”

“货搁窝子?…听着,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也许这里最需要得到解释的人是我,考虑到我被卷入这场事故里,赶不上给花园除草也赶不上晚餐,还为这些把戏感到十分的困惑——你不知道询问别人身份的时候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吗?”哈利气呼呼地说,“为什么他知道我的名字?”

“所以你叫什么名字?”

“哈利·波特!”

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的哈利将自己的脸给憋红了,男孩狡黠地一笑,弧度优美的薄唇弯弯,连额头上的闪电伤疤也无损那黑眼睛此刻闪烁的星子般的光芒…等等,哈利阻止自己胡思乱想,然后划出重点,闪电伤疤?他冲动地想上前去拨开对方的刘海,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都被男孩紧紧地抓着。


“你是麻瓜?可我不认为麻瓜能够...你又想干什么?”男孩躲开哈利鲁莽的举动,后者未能得逞,只能下意识地将手缩回去抚摸自己额头上那位置与男孩相差无几的疤痕,男孩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脸色也为之一变。


“这伤疤...不可能!”


这回却是轮到哈利被逼得后退了两步,不过他甩了甩自己总算是恢复了自由的右手,愈发地对现状感到迷惑不解,他的头颅被男孩不由分说地固定住,两人的脸贴得极近,哈利的皮肤被对方喷出来的气息吹得痒痒的,那男孩喃喃道:“...绿眼睛?...这么不修边幅的模样...也像...”


对方重新挂回那空白的表情,哈利看着他迅速转身又给那黑衣人补上一记光束。


男孩放下武器,声音平板,不带起伏。


“你是本地人,对吗?”


“你寄住在亲戚家里,对吗?”


“你的父亲和母亲,分别叫做詹姆斯和莉莉,对吗?”


对方每一发问,哈利的身体就越僵硬,这样的表现对于前者来说明显已经算是回应了,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惊疑不定的哈利,突然咧嘴一笑。


“我是汤姆·波特——恐怕,是你的亲生兄弟。”


TBC.

评论(12)
热度(46)

© 旅馆掌柜42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