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特厨,伏哈伏,玩儿娃娃,偶尔挖坑

【VH】满城尽带绿眼睛(三观不正

*游戏作,挺恶心


===================


伏老爷终于赢啦,他怼翻了自己的宿敌,还将为祸他江山社稷的火鸡社给一窝端了,心里正美滋滋的呢。不过对尸体施加一千个阿瓦达,一万个钻心剜骨也没什么意思,这人嘛,还是得活着,能扯着喉咙叫嚷的时候选着来折磨才最有意思。救世主硬挺挺地躺在地上,竟然跟街边的垃圾也没什么区别了,伏老爷心里又气起来了,敢情他斗得那么辛苦,对手只是一滩烂泥——他伸手抹了一把大光头,陶醉在角落里蜷缩的巫师群众们惊恐的注视中。

这一天,伏老爷从五百平方米的大床中醒过来,他裹着浴袍晃悠到窗边,端着咖啡观赏窗台上用魔法保鲜的前救世主脑袋,感觉新的一天又充满了决心。今天他恐吓完了其他态度还不够恭顺的势力,教他们乖乖♂听话,处罚了一些不听话的背叛者,和忠诚的手下一起狂欢,还处理了一堆小山似的文件,保持高效率地运用自己的时间让伏老爷心情舒畅。这天晚上,卢修斯送来一个麻瓜女人,伏老爷扬起一个嗜血的笑容,挥挥手让卧室的大门在他身后阖拢。

岂料,那麻瓜女人突然冷冷地一笑:“哎汤姆,你这样的身体真的有小[哔——]吗?”

伏老爷勃然大怒,他冲过去掐住女人的脖子,才发现她向上翻起的绿眼睛竟然和前救世主同款!他恶狠狠地甩了窗台上的头颅一眼,后者被摆在那儿,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呢。咔嚓一声,麻瓜女人的脖子断了,白沫滚到了他的手上,伏老爷阴沉着脸唤来了卢修斯,为了良好的睡眠质量,他得寻一个替死鬼来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愤怒。

第二天,伏老爷醒了,他做了一晚上的梦,却忘记了内容,导致这一整天他的脾气都不太好。这一夜,鼻青脸肿的卢修斯送来了另一个麻瓜女人,伏老爷气呼呼地想要走近这个可怜的女人,女人却双手抱胸,百无聊赖地对他说:“啧啧啧汤米,这么大的床一点实用价值都没有。”,伏老爷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又是一个绿眼睛!

“哈利·波特?!“

“唉,对。“

套着女人皮囊的救世主坐到床边边上,翘着二郎腿掏耳朵,完了还把手在床单上擦了擦。

“你他*还没死???“伏老爷惊讶之下口爆脏话

“大概?反正我还能思考和说话。“说罢,救世主挖起了鼻孔,气得伏老爷一巴掌扇开了他的手。

“哈,邓布利多的黄金男孩…你在故意激怒我,你这样的圣人心还不赶快想一想要怎么保住你附身的女人的性命?“

“说得好像我跪下来叫你爸爸你就会放过她似的。“

“你尽管试试啊,伏地魔大人要看你敢不敢。“

救世主投来一道锐利的视线:“不,你不会,你是个要用弱小无辜来安抚你那萎掉的[哔——]的辣鸡。“

伏老爷怒极反笑,他拉开了自己的袍子,救世主一愣,大惊,显然事情跟他说的不一样。

窗台上的头颅闭着眼睛,就像是被这一整夜啪啪啪的水声所催眠,陷入了非常非常深沉的睡眠中。

隔天,伏老爷心满意足地醒过来,就差指尖上没根事后一支烟了,身边的女人已经断气了,他自觉又一次战胜了自己的死敌,乐呵呵地用漂浮咒将那冷掉的躯体扔下了地板。他忠诚的女仆人贝拉一脚踹开了尸体,纳吉尼滑过来享用她的早餐,贝拉用发春的母猫沙哑的嗓音向他道早,询问他是不是时候该断了救世主的泥巴种小朋友的气,伏老爷经过了餍足的一晚,大发慈悲地饶了那脏血统的一命,贝拉笑得更开心了。

当第三个女人坐在他的床边边上,伏老爷能看到救世主的绿眼睛里的思绪,对方想得太入迷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于是伏老爷决定给救世主一个惊…没有喜。他悄咪咪地靠近对方,越是缩短距离心里的狂笑就越大声,他笑啊笑,然后就被救世主一个拳头打翻在地了。

“真以为我会在这里分散注意力?“救世主轻蔑地看着伏老爷扭曲的怒容,在被魔法束缚住手脚之前,他啐了对方一脸。

伏老爷又做梦了,还是记不清内容,他在晨光中坐到了窗台边,懒洋洋地拧着救世主脸颊上的肉,在魔法的作用下,它不像是尸体更像是玩具。伏老爷把床上散落的牙齿都用消失咒变走了,即使救世主意识复生的源头很有可能是这个头颅,他并不打算在毁了它。毕竟,他想,也许是因为昨晚救世主的惨叫太过动听,让他忍不住期待下一个他的到来。

伏老爷听纳吉尼说,第四个女人在五百平方米的大床上来回踱步了许久,还想要把敲碎的陶艺品碎片藏到被单的下面,伏老爷生气呀,把救世主按在碎片上面狠狠地弄了一番,救世主龇牙咧嘴地翻过身来摸了摸自己血肉模糊的背,咒骂说明天要先杀死那条可恨的大蛇。伏老爷尝试了点燃雪茄,在烟草和血腥味中听着救世主神志不清地碎碎念念,直到救世主把血给流干了,他的梦里来来去去都是那句:“汤姆·里德尔,你背信弃义,汤姆·里德尔,你背信弃义,汤姆·里德尔,你背信弃义……“

伏老爷头一次能在梦里记清一点东西,却不是什么能让他开心的东西,然而这并不妨碍他觉得可笑。为了证明救世主说的话都是错误的,他召来了丽塔·斯基特,要这个哆哆嗦嗦地扯开嘴角的女人给人们心目中的前救世主写一篇专题。

第六个女人脸色煞白地被愤怒的人们的吼叫信包围了起来,羊皮纸作的嘴巴在他身边飞来飞去,它们在痛斥斯基特的报道,因为人人都知道救世主才没有那么伟光正,他背叛了自己的师长和朋友,躲得远远的,没有人知道他去干嘛了,只知道在黑魔王碾压霍格沃兹的大战中他被自己的死敌扔到光明方的面前,狼狈地匍匐在地上动弹不得,哀怜地呼唤一个又俗又中二的名字,好像比起打救他们,一个救世主可以更在乎自己的私人事务似的。



TBC.

评论(8)
热度(31)

© 旅馆掌柜42号 | Powered by LOFTER